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极速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自联体社友平台 门户 文章 查看内容

20岁不到的竹料三烈士是怎样牺牲的

2015-11-26 06:4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656| 评论: 0

摘要 : 1950年,新中国已经宣告成立,但在南方地区土匪势力仍未完全剿灭。当时粤赣湘边纵文工团的一批年轻战士,分散到禺北(广州白云区竹料一带)开展清匪反霸、支前建政工作。郑云,张冰,庄鎏三战士在一次执行任务时被土 ...

当年目击者述说55年前撼人心魄一幕

文/本报记者 夏杨 李宜航 图/实习生 林桂炎 

上图:现在的龙塘古庙前,也是小孩子玩耍的地方。当年这里发生了惊心动魄的龙塘事件

1950年,新中国已经宣告成立,但在南方地区土匪势力仍未完全剿灭。当时粤赣湘边纵文工团的一批年轻战士,分散到禺北(广州白云区竹料一带)开展清匪反霸、支前建政工作。庄鎏、张冰、郑云三战士在一次执行任务时被土匪杀害。

记者近日多方寻求线索,几经周折追出了55年前鲜为人知的“竹料三烈士”撼人心魄的一幕幕……   

“竹料三烈士”

■庄鎏

原名庄栈贤,揭西人,1931年生。在家乡读小学至初中,1948年春,考入广州国立侨民第二师范学校,读高中春季班。1949年6月参加粤赣湘边纵队,被分配在边纵政治部文工团,任装置组组长。他工作积极,被吸收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员。当文工团到禺北时,他任龙塘工作组组长。牺牲时19岁。

■张冰

女,原名张兰香,1932年生,兴宁县永和镇大陈下村人。在村里读小学,在兴宁县宁新镇守山中学读初中至高中。1949年6月,高中未读完便参加革命。她是一位初出校门的姑娘,在文工团负责服装、道具工作,认真负责,逐家逐户向老百姓借衣借物等道具。牺牲时18岁。

■郑云

中山西桠村人,1933年生。在西桠村读完小学后,到石岐中山师范学校,读简易师范三年级。解放前被秘密吸收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员。郑云身体比较瘦弱,性情好静,对人谦虚,做事谨慎,对工作满腔热情,求知欲甚高。牺牲时仅17岁。

追匪首 小巷遭暗算

破枪发臭弹失机 战士两死一被擒

9月3日上午,广州白云区钟落潭镇龙塘村乔东张公祠前,村民悠闲地走动,老水牛缓缓地低头吃草,一切平静恬淡。55年前的这里,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枪战。64岁的村民张长容指着这里对记者说:“当年枪战就在这里发生!”

新中国已经成立,但当时的禺北地区,仍然有地方土匪在活动,如张镇明(外号狗肚明)、谢大傻、陈六禧等———国民党撤离大陆时,封他们为“反共救国军”。尤其是狗肚明,当地人称禺北土皇帝,势力大气焰嚣张。这批土匪混迹于未发动起来的群众之中,煽动群众,控制农会,杀害干部。之前已经发生过良田事件、凤凰乡重岗事件,不少革命军民被杀害。

在这种形势下,粤湘赣边纵文工团的一支分队来到这里开展清匪反霸工作。其中一个小组13个人驻进罗村,庄鎏为组长。他们每天分小组到附近村庄开展工作,庄鎏、张冰、郑云、李焯才同在龙塘小组。为了安全,一般四个人同行。1950年3月28日,庄鎏四人结伴来到龙塘村西头,这里是一座龙塘古庙。“那天的事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张长容当时只有八九岁。“当时我们许多小孩子在古庙门口玩。庄鎏等四人来到这里,三个男战士坐在庙门口的长凳上休息,张冰过来教我们吹‘口气泡’(肥皂泡)。张冰18岁,圆圆的脸,长头发,皮肤白皙,身材苗条,很漂亮。”张长容站在古庙门口,回忆55年前一幕———

这时狗肚明骑单车从旁边经过(工作组并不知道他的身份),狗肚明还和张冰等打招呼,说起向农民征粮的事。但当狗肚明抬腿上车准备离开时,风吹起了他的衣角,他腰带上别着的手枪一下子暴露了。四战士一看大惊,喝令狗肚明站住,但狗肚明却加快速度向东驶去。当时从古庙向东有一条小道,经过张氏大宗祠后排列着一条南北向的巷子。四个战士追过来,狗肚明却不知钻进了哪条巷子不见了。巷内结构复杂,战士们不知有多少和狗肚明一伙的土匪,就没有进去,在附近寻找、等候。几个懵懵懂懂的孩子也跟过来看热闹。

大约下午三四时,狗肚明突然从最东面的一条巷子里窜出来,身后还带着十几个拿着手枪的土匪。张长容说:“四个战士中当时有三个就在水塘边的空地上站着,李焯才刚刚到旁边的小商店买东西去了。最东面的那条巷子门口就有一条水沟,如今长满了野草。“当年这条沟很深,有1米多,也没有水,十几个土匪都跳进去借以掩护自己。”

临变不惊的张冰最先举起了手枪,对着狗肚明“啪啪”就是两响。但是,落后的枪支这时出了问题,“全是臭弹,要不狗肚明当时就被她打死了。”张长容说。

这时土匪的枪响了,拿着长枪没来得及开的庄鎏和郑云当场倒在了血泊中。土匪们冲了上去,将张冰绑了起来。

急应变 躲进杂货店

柜台阁楼连套间 让他死里逃生天

另外几个土匪冲向旁边的小商店捉拿李焯才。已经看到门外情况的李焯才立即躲进小店关上门,最后得以逃生。

当年李焯才捡回了一条命的小商店还在,但残破不堪,早已废弃。透过门缝望进去,还能看到当初里面有阁楼有套间的结构。“正是这种复杂的结构,土匪没能打死李焯才。”70多岁的村民张锡如老人告诉记者。

当时这是一个主要卖香烛的小杂货店,李焯才关上店门时,里面有5个村民正在聊天,其中一个,是一名土匪的老父亲。土匪们撞门不开,因店内有柜台,向里射击也没有用。一名狡猾的土匪悄悄爬上了房顶,揭开瓦片,想向里开枪。庆幸的是,房间里还有阁楼阻挡。有土匪提出从上面向里倒石灰,将里面的人都烧死、呛死,但因为店里还有一土匪的父亲,所以没有这样做。

双方一直相持到晚上。因为发生了枪战,土匪也担心解放军会有大部队赶来,最后只得撤走。

深夜时分,听到外面没了动静的李焯才悄悄打开房门,跑回罗村给战友们报信……  

无人性 土匪施暴行

砍她手脚割乳房 尸体埋在荒沙滩

土匪们捆着张冰,推推搡搡带着她向西走。村子向西一两公里就是流溪河,河滩里当时有一个砖瓦厂,有很多临时的房子。有村民推测,当时张冰可能在那里被土匪关了一夜,最后没能问出什么,就在第二天将她杀害了。

张冰被土匪抓走后是否遭受严刑逼供?张冰的战友,当时和她同在罗村工作的黄丁后来在一篇回忆录记述了自己的经历和感受。前天,70多岁的黄丁老人再次向记者证实,他所写的一些细节都是他亲眼所见———

“龙塘事件”发生当天,去其他村做工作的同志回到罗村,却一直不见张冰他们回来。直等到后半夜,逃出虎口的李焯才带来变故的消息。但三个战士是生是死一时说不清。

事情当夜就报到了驻在竹料的上级部门。上级很震惊,连夜组织100多人,在凌晨3时包围了龙塘村,不料狡猾的土匪已经提前溜掉了。

一连几天,组织上派出十几位战士寻找三位失踪的战友。然而龙塘村的许多村民都跑了,剩下的不知道情况,一时没有线索。直找到第五天,战士们再次来到流溪河边的砖瓦厂,搜寻中突然有战士发现,在水边的沙滩上有衣物露出来,立即挖下去,竟然真的是张冰的尸体!

“她仍穿着灰色的列宁装,但从她的遗体看,已被土匪折磨得不成样子,长发散乱,两手两脚被绳子捆着,而手指和脚趾都被砍掉了。更令人发指的是,她的两个乳房也被割掉了!看到当时的惨象,许多同志都流下泪来,还有人不禁失声痛哭……”

我们来到了流溪河畔的那片沙滩,当年的砖窑厂已是一片荒草丛生。但人们的记忆是清晰的,村民张长容指着已经变成水面的地方说:“张冰当年就在那里找到的。”

运遗体 土匪设埋伏

溪河畔激战复仇 三烈士安葬竹料

凶残的土匪,在做出这样的暴行之后,依然躲在暗处用一双阴森的眼睛盯着悲伤而愤怒的战士们,并阴谋再次向他们发动攻击。而解放军对这一问题也有所察觉。他们将张冰的尸体放在一个门板上,找来两个农民将尸体抬回竹料。而战士们却保持一定距离跟在后面观察动静。

果然,土匪集结了两三百人,架起了四挺机枪埋伏在中途。已有警觉的战士们改变计划,改从砖瓦厂沿流溪河回竹料。土匪似乎不想放弃这次战机,也改变了袭击计划,分三路包抄这十多名解放军战士。

战斗开始时,由于地形不利,一名战士受伤。但他们就近选择地形回击,并沉着应战坚持了很久,终于有战士突围而出前往竹料报告,不久增援部队到达,土匪四散而去。

打退土匪后,战士们将张冰的尸体抬回了竹料,将她安葬在离驻地不远的公路边;后来又在沙滩上发现了庄鎏和郑云的尸体,就和张冰葬在了一起。

今年70多岁、当年在边纵文工团任指导员的何汝说,三位同志牺牲不久,该地区的群众就被发动起来了,土匪势力被彻底打垮,社会秩序趋向稳定。张冰等三位战士都是在黎明时牺牲的,现在想来,仍然让人十分痛惜!

当地老年人介绍,1959年,当时的竹料人民公社在三位烈士的墓地上修建了一座琉璃瓦砖木结构的烈士亭,1982年亭内又竖立起了三烈士的墓志铭。

记者在竹料大街两旁高耸的楼群里,找到了这个不太显眼的纪念碑,却不是老人所介绍的样子。烈士纪念碑就建在大街边上。狭小的墓园内肃穆的松柏和周围喧闹的氛围显得很不相称。烈士纪念碑真该重修了……  

您的支持是共同体成功的保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逛了这么久,何不进去瞧瞧!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