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不能忘记(2)

0 / 137

3340

主题

3340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966
发表于 2016-3-11 09: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能忘记(2)
斗老师   

  小孩是极会模仿的。大人斗地主、斗走资派,我们就斗老师,动不动就把储老师拉来斗一下。   

  储老师教过我们算术,很有趣,典型的动作是做空手式,把左边口袋的“东西”往右边口袋里搬。经过他的这一“搬”,学生很快就算出了几加几或几减几等于几。因为一顶右派“帽子”,“文革”一开始,学校就不让他教书,而是把他派到学校农场去做事。   

  斗争会不具形式,随时随地都可以把他拉来斗一下。有时是全校性的,有时是几个班联合起来斗一场,还有时一个班懒得上课,也可以拉来斗。斗多了,储老师也就适应了,似乎是把挨批当做一件事情来完成。开始时还要几个人去农场押一下,后来就只用发个通知,不管是书面的还是口头的,他一接到通知就来,斗完了,又自动回农场。由于我们对储老师了解的不多不深,加上他性格随和,以前上课时不仅不打学生,就连批评都没什么重言语,所以斗起来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不过学生也是很会挖掘的,记得就他那“搬”的动作都作为批斗的内容斗了好多回。质问他为什么老是从左边往右边搬?是不是想把我们无产阶级“左”派的东西搬到你那资产阶级“右”的一边去?   

     

  斗外公   

  在学校斗老师,星期假日回家,晚上没事,就斗地主老。   

  村上有一个曹姓的地主老,队上安排他到大湖“看青”。大湖在河那边,离家远点,不便管理,“看青”就是防止牛呀什么的吃青苗。河坝的下面有一间小茅草屋,曹姓地作别青青的校园主老日夜都住在那里,白天他烧些开水,给过河做事的人喝;做事的人歇息时,也在那里边休息边谈心。   

  在一个监控视频显示名蒙面犯罪嫌疑人拎着疑似长月亮很亮的晚上,也不知是谁出的点子,我们一班小孩就相邀着,去河边小屋斗曹地主老。到小隐形眼镜加工机械屋跟,见门关丈夫每月挣元钱左右着,旁边靠了一根胳膊粗的木棍,我们就先把木棍靠在门上,才去喊开门。我们中的小羊是曹地主老的外孙,他事先就向我们做了保证,说是要跟他外公彻底划清界限。为了要用实际行动来表现,小羊就自告奋勇去喊门。他不喊外公,而是一边用手使劲的打门,一边高喊:地主老开门,快开门!他外公听到喊得急,外衣没穿就来开门。门一开,就听“乓”的一声,木棍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外公的头上。没等他外公反应过来,我们就“哄”的一声笑,四散跑开了。   

  后来我们去的次数多了,小羊外公就推迟了到小茅屋去的时间。经过“侦察”,得知他多是躲在村前的一个廖老爹家,一般要等到村上安静下来,估计我们都回家睡觉了时,才到河边茅屋去。掌握了这一情况后,我们就每晚都埋伏在廖老爹家的四周等候。他一出廖老爹家门,我们就一齐冲出来,跟在他后面高喊“曹某某!”朝他身上扔土块和泥巴。有一次,小羊还从一座新坟上捡来了一根粗草绳——绑抬棺材用的,系成一个圈,丢着套在了他外公的头上。   

     

  现在,每当忆起储老师那木木的神情和小羊外公双手抱头高一脚低一脚摇摇晃晃逃跑时的身影,就有一股酸楚袭上心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逛了这么久,何不进去瞧瞧!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