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道昔日已荒芜 ln2q2tmo

0 / 56

1860

主题

1860

帖子

631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316
发表于 2016-3-10 13:2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眉目浓丽的女子站在那里,手执的长剑滴着血。   

  他再无犹豫,锋芒出鞘,闪着白光的寒刃,被那双骨节分明的好看的手,刺穿她的胸膛。   

  她痴迷地盯着他莹白的手指,目光渐渐涣散,似有飘回那个烟雨绵绵的江南初春,   

  十四岁那年,她离家出走。   

  昔日光鲜的大小姐耷拉着眉眼,穿一件皱巴巴的衣衫,身无分文地游荡在大街。她饿得眼冒金星,踉跄着跌倒,却看到一双纤长的手放在面前。   

  她拉了他的手起身,来人有着一张天底下最温润的容颜。   

  “我送你回去。”清冽如水的声音。   

  苏芜怔愣地盯着微微弯下身的男子,手指搭上温热的掌心。   

  他盯着她脏兮兮的脸庞,用另一只揩去苏芜眼角的污渍,凝视着她灰黑的肤色上一抹突兀的白,哑然失笑。   

  “你先跟我回去吧。”   

  他执起她的手,将她带到了府里。   

  苏芜只觉得那明晃晃的三个大字“惜王府”闪进了她的眼底,也在她的心底泛起悸动的涟漪。他对着她浅笑,眸光安定平和。   

  那一刻苏芜认定,她这辈子要嫁的,只会有他顾长惜一人。   

  苏芜先是填饱了肚子,然后在侍女的陪同下换了件衣服洗了个澡,然后从内室里蹦跶着走了出来。   

  顾长惜对着她那张笑靥呆了呆。五官似是并未长开,但从精致的眉眼来看,不难知道是个美人坯子。他白癜风早期症状掩唇:“姑娘可是帝京人士?家住何处?”   

  她嘴角的济南白癜风医院笑容很好看:“我叫苏芜。我家就在帝京。我爹是当朝的宰相。”   

  苏芜当时被顾长惜出尘的风姿迷了眼,却没有看到他一下子冷下来的面色和眸底晦暗不明的光芒,若她知道的早一点,再早一点,便不会有那样多的爱恨纠葛。只可惜这世上最苍凉的便是,从未有过如果这个词。   

  他送客客气气地送她回了相府。苏丞相看着女儿恋恋不舍的目光,沉声道:“你是不是喜欢惜王?”   

  “嗯。”   

  苏丞相看着面前已然亭亭玉立的少女,叹了口气:“阿芜啊,惜王他好是好。可是天底下千千万万倜傥的男子,你怎么,就偏偏看上他了呢?”   

  苏芜性子犟,并未把父亲的劝告听在耳里。反倒是自此之后,日日在惜王府的必经之路上转悠,惜王待她很好,眼神里是掩盖不住的宠溺。却似乎,只是宠溺。   

  二   

  那一日她及笄礼,惜王也来了。无人之际,她咬着下唇,明亮的眸子里满是希冀:“长惜,我喜欢你。”   

  他却推开她从后面环住他的腰的那双手,转过身:“长惜对苏小姐,一直以礼相待,不曾逾越半分。苏小姐于长惜,是幼妹,似知己,长惜却从未往其他方面想,还望苏小姐自重。”一句苏小姐,硬是将她与他,隔得如此之远。   

  她将夺眶而出的泪水生生地逼了回去,扬唇凝望顾长惜:“我喜欢你,顾长惜,你一直都知道,就算你拒绝了我又如何,没有苏家的地位,你这个无权无势的王爷,要如何登帝?”   

  顾长惜的面色更冷半分:“苏小姐这等大逆不道之话,如何说的出口?”说罢拂袖而去。   

  第二日帝京便有消息传出,年满十八的惜王有了心仪的女子,是……有西夏第一才女之称的江婉婉。当时她正在饮茶,手中的杯子一抖,啪的一声滑落在地,原本细腻的纹路自底部裂开,碎成两半。   

  几月未见。这一日她去看了他中意的姑娘,知府千金,生的一张如花娇颜,起舞时更是翩若惊鸿。可是她不甘心,她堂堂相府嫡女,她有最颠倒众生的容貌和只手遮天的权势。只有她,才配的上嫁给大月最丰神俊朗的惜王殿下。   

  可是一向温文尔雅的惜王居然对她发了脾气,他脱下厚厚的狐裘大衣裹在怀中瑟瑟发抖的女子身上:“苏芜,我不喜欢你。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请你回去。”   

  她苦笑。是,她不喜欢那个叫做江婉婉的女子,可她又怎会愚昧到推她下水的地步。一直往顾长惜怀里钻的女子忽然睁开紧闭的眸子,苍白的脸上勾起一抹挑衅的笑意来。   

  她张口想要解释什么,顾长惜却转身离开,他的声音还是那样清冽,却是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别伤害婉婉,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容忍。”   

  他一口一个冷的苏芜苏小姐,转过头却是对那怀中女子温言软语的婉婉。她隐忍不发,在他离去的时候,眼中的热泪才大滴大滴地落下。原来喜欢一个人,也是有错的么?   

  父亲的脚步渐渐近了,苏丞相看着颓然的女儿,抚上她的额头:“阿芜,这是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只是这时候,就算苏芜想要放手,也是入局太深无法自拔了。   

  江婉婉来看过她,清秀的眉目隐隐染上几分算计:“长惜他喜欢的女子,可不是像苏姐姐这般飞扬跋扈之辈。”   

  苏芜浅笑:“若是长惜他知道江姑娘的真实面貌,怕是也不会动心吧。”   

  “你……”江婉婉娇柔的面孔微微扭曲,忽而又笑得刺目,“那又如何,长惜喜欢的人从来都是我,而你不过是仗着相府的地位罢了。”   

  “可我若一天是这相府嫡女,长惜就一天不会娶你。”苏芜看向江婉婉狠的眸光。   

  “我知道啊。所以我只能让长惜,再多恨你一点。”说罢手中的金簪,便滑向白净的脸颊。苏芜忽然明白她要做什么,扬起手想要制止,却被江婉婉脸上先一步刺下的血痕晃了晃神。“这样长惜,便再也不会顾及与你旧时的情分了。”   

  然后便是一记手刀,她慢慢闭合上眼,嘴角溢出一丝苦笑。    白癜疯

  三   

  醒来。男子阴冷的眉目从头顶贯彻到脚底。   

  他果然……不会信她。   

  苏芜垂眸。就听到顾长惜的声音带着阵阵寒意从头顶响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逛了这么久,何不进去瞧瞧!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