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0 / 254

6

主题

6

帖子

61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10
发表于 2016-10-28 08: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根   

影片简介:在‘打工潮’风波的冲击下,家境贫寒的小潘被伯母提议外出打工挣钱,少女内心挣扎与极度不愿但却也在这股风气的席卷之下无形之中开始向命运低头。与少女相依为命的潘老奶奶靠捡卖废品和卖一些农家小菜来拉扯小潘过活,老人手中每日都有做不完的伙计,但又因目睹别人家的女娃子靠读书为自个家盖上了好房子,便坚持要小潘继续学习。小潘最终因潘老奶奶的坚持重新踏上求学之路。   

   

人物:潘老奶奶(简称潘老)   

孙女小潘(简称小潘)   

邻居曾母(简称曾母)   

场景:湖南省冷水江市潘桥桥头村21组   

   

第一幕   

   

(阳光明媚的下午,在一间铺满了破旧生活用品的老式农村房间里,不算宽敞的篱笆院里几只尾巴上被剪了毛的母鸡正在啄草,堆得杂乱破旧的锅碗瓢盆拥挤的放在院落里,布局有点像是垃圾场里废品的堆砌,剁猪草的盆盆边掉了一大块赫赫的摆在篱笆院的中央,有点发黄了的矮凳子靠着剁猪草的盆,不远处焦黑的煤炉烧的水呼呼作响,旁边墙上窗户上的玻璃碎了几块,装满塑料品因为口没扎紧,掉了几个滚了下来)   

“呼噜,呼噜”(烧开水的声音滚滚传来)   

小潘:“奶奶,水开了”(清脆干净嗓音,普通话不算正。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潘老急匆匆的从里屋走了出来,提开滚汤烧开的水,放到地上,捡起刚掉出来的塑料瓶放到蛇皮袋里,随即便在有点发黑的围裙上擦了几下手)   

潘老:“小蹄子,自己不知道动手,只看着吃闲饭啊”(走向剁猪草的凳子,拉开,坐下,持着那把有点钝的刀剁猪草,刀背上的铁锈有被震落的趋势,刀锋面确锃亮锃亮。院子虽不算大,却种了不少树。梨树在院子的最远侧,叶子枝干散开可以把那间土房全遮住,中间院子不大种了棵杨梅树,最远端种了一排葡萄藤他,看着约莫有些历史了)   

小潘:“奶奶,我刚才不是看到淑姨家的狗在要我们家的鸡,不正去帮着赶了麽,这不才喊你来提开水不”(人丛葡萄藤架那边走来,手里拿着一根赶狗的干竹子)   

潘老:“这个还像个话,里屋里有个赖梨,你大伯母昨天拿过来的,你去洗了吃”(头也不抬的持刀剁猪草)   

(小潘走进里屋里,破旧的老式电视机摆在旧时的打正方柜子上占着屋里四分之一的地,柜子上堆满了杂物,旁边饭橱柜的木栓掉了一个柄,对面就是木床,一年四季都挂着的蚊帐上积满了灰。饭橱柜和床的中间摆了一张桌子,桌下便是老式的炭火灶,桌后便是一条靠窗沿墙过来的长凳,有点朽的发油,上面打堆放满了物件,小潘走到饭橱柜里拿了那个梨,顺势切做两半,一半放到桌上,咬着另一半从里屋拿着凳子走了出去)   

小潘:“奶奶,昨天村头阿叔家的辉仔在学校里打了隔壁伯伯家的波及,伯伯他们正闹着要去学校讨个说法”   

潘老:“男娃就是皮,抽一两顿就好了,你说王老婊家的闺女咋就这么争气,前几天给王老婊寄了好几万块钱回来砌房子,据说还请了外面来的工匠来帮忙,你在看看你……,这人和人就咋这么不同命”(一直剁猪草,话毕,叹息)   

(小潘使劲的啃着那半边梨子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   

潘老:(看着只顾着啃梨子的小潘,窝火,声音尖锐)“你看看你,就不拿你和王家那女娃子比,也没见得你出的了长”(一直剁猪草状)   

小潘:(北京著名白癜风医院建议患者平时怎么摄入营养沉默低头状,暗哑应道)“恩”   

潘老:(目光撇到小潘,气道)“怕我要是有那闺女还得击上几世福,怕是我造的什么孽,这辈子拽上你这个拖油瓶”(一直剁猪草状)   

小潘:(语气转沉,眼里含水雾,吼到)“要是嫉妒,你认她闺女做你孙女去。”(起身离去,回里屋)   

潘老:“呵,这鬼丫头,还说她不得”(望着小潘离去的方向,停止了剁猪草)   

   

第二幕   

(里屋的灯没开,一片昏沉沉的模样,房子中间的桌子上摆着一本暂新的初二的语文书,旁边放着一个四方四正的小本子和一只没了橡胶头擦的铅笔,小潘气急的坐在那泛着油光的长凳上,握着笔在桌子上乱画了起来)   

曾母:(从靠近葡萄藤的巷子里走了过来,手里提着一篮子蛋)“潘老嫂,妹子我呀来坐坐”(把蛋放到潘老脚边)“还是嫂子眼力好,上一摊鸡买的好,这不,下了这么多蛋,来孝敬孝敬好嫂子”   

潘老;(喜笑颜开状):“亏得你有心”(抬手摸了摸那篮子蛋)   

曾母:(笑谈)“还不是托的搜子的福”(目光望向里屋,犹豫)“我说呀,大搜子,昨个我听说张搜子他外甥在广东那边开了个印刷厂,今年来我们这边招人,好多丫头都打算去那做工,这几天怕也是招了一批人了,我瞅着潘丫头年纪也不小了,去那边帮个忙做点事,也好混点钱”   

潘老:(盯着曾母,吱唔了半天)“那边工钱多少一月”   

曾母:(声音洪亮)“1500,我说呀大嫂子,这么多年老邻居了,还信不过我么,潘让喃喃大肚变成小蛮腰丫头那娃我也是瞅着欢喜的紧的,我家红丫头不是嚷着要出去打工,这好事也告诉嫂子一声,她们两丫头也好做个伴”   

潘老:(先欢喜后转为叹息)“张嫂子那外甥我倒是信得过的,一个院子里看着长大的。我是怕我家丫头不乐意。今年她学费还没交,那袋子瓶子就她这几天捡的(指向那袋子垃圾)准备明天陪我去卖掉凑学费的,我看那娃是想读书的”   

曾母:“女孩子家读那么多书干什么,能有什么用,张嫂子他外甥不也没度过几年书,现在还不是当老板,闺女家以后找个好婆家比什么都好。嫂子这事过了这村就没了这店了的”   

潘母:(顺势看向前方,目光由犹豫转向坚定又透出迟疑)“王老婊家的闺女就是读书读出去的,前几天给王老婊寄了好几万块钱回来砌房子,好像前几天就在打地基。”   

曾母:“我的大嫂子哟,我怕你是糊涂了,王家那闺女怕真约莫这么有本事?王老婊上个月不是卖了两块地,那打地基的钱估摸是王老婊这些年自个的积蓄和地钱,他闺女能寄多少回来,加护取得女儿泼出去的水,你还听得她瞎扯。”   

潘母:“我去问问丫头意思”(两人又唠叨些别的,唠叨了好一段时成都治疗白癜风医院间)   

曾母:“大嫂子,不早了,我男人怕要做工回来了,我先回去做饭去了,改明儿过来坐坐,那事嫂子留点心,潘丫头我是喜欢得紧得,不要平白错过这好机会”(转身离去)   

(里屋里面,光线昏暗的有点沉,小潘背靠着门,用力的捂住嘴,蓄满了一眼眶的泪,硬是活生生憋着不让它留下来,背部的线条由暗转深,背部顺着门板无声滑落,坐在地上,头深深低了下去,看不见脸部的线条,只是编辑评语“看起伏的背影︱挡住哭泣的心︱有些故事︱不必说给︱每个人听”现在的我无端的会想起好友家的那木床榻,内心涌起一股不安的情绪,直到下午接到好友的电话,才得知潘爷爷走了。听她说潘奶奶的眼更加的浑浊了,白发也多长了不少。内心的情绪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谨以此剧来纪念那些过去的岁月。(作者自评)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逛了这么久,何不进去瞧瞧!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