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码,快速开始

记忆中的田堡水塘

0 / 233

3340

主题

3340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996
发表于 2016-3-18 16:3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当我站在大运河森林公园的荷塘边儿,总会想起田堡村的水塘。   

  田堡村坐落于滏阳河西岸,我的姥娘就住在这个村儿。记得小时候儿,在村西边儿和南边儿有好几个大坑,村西的那个大坑距离姥娘家很近,站在西院儿的门口儿就能见到。这个大坑是村儿里最深的坑,居住在附近的村民纷纷在里面开垦了自家的小园子,种着小葱儿、萝卜、韭菜和菠菜等时令蔬菜。大舅也在坑里找了块地方儿撒上几把高粱籽儿,到了秋天,熟透的红高粱格外引人瞩目,大舅去收高粱,就在高粱秆儿当中挑些有甜味儿的,一人一根儿,分给在附近玩儿的孩子们,孩子们如获至宝,用小肩膀扛着拿到家里,当作甜甘蔗慢慢吃。还有的村民在坑里种了点小黄棒子,小黄棒子只能长到一米多高,金黄色的玉米粒儿比黄豆大点儿,虽说产量不高,但是玉米很香,特别是把刚刚掰下来的小黄棒子放进灶堂里烤着吃,老远就能闻到那馋人的香味儿,细细的小黄棒子秆儿也全都带着甜味儿,比高粱秆儿还好吃。生产队是不种小黄棒子的,地里种的是产量高的白棒子,后来有了产量更高的杂交棒子。在孩子们的眼里,最喜欢的还是小黄棒子,喜欢它的香,喜欢它的甜。   

  1963年八月初,姥娘又把我从北京接到了田堡村,路过那些大坑,只见那些大坑里都积满了水。后来听姥娘说:北京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啊“村儿里从农历六月初三开始下大雨,一直下了三天三宿,村北边儿的河水都溢了出来,村儿里的坑都灌满了。”   

  村西这个水塘的面积有半个足球场大,南北长,东西宽,东侧和北侧都挨着土道儿,西侧是五队的场院。水塘南侧还有一个长条儿状浅水塘,这个浅水塘紧挨着村儿里最高的土台子,在土台子上有口水井,几乎大半个村的人都喜欢吃这口井的水。在村东也有井,大舅曾经告诉我说:“村东的井水不如村西的井水好喝,有点苦,村东的人也常常来这里挑水。”三伏天儿,大舅和表哥他们用扁担和黑铁桶挑水回来,就把水倒进院儿里的大水缸,水缸上面盖着木盖儿,木盖儿上面放着舀水用的葫芦瓢。刚挑来的水凉嗖嗖的带着甜味儿,不亚于如今的冷藏矿泉水,大舅和表哥他们每次挑水回来,先让我的姥娘和妗子喝,然后才自己喝,再把水桶里的水倒进大缸里。姥娘每次用大海碗端来井水都舍不得喝,先让我喝,大热的天儿,喝上几大口井水,心里立马就凉爽了,那个痛快劲儿就甭提多美了。   

  这次在姥娘家里,我一直住了近三年,还到田堡村小学校上学。每次去上学,来回总要经过那个水塘。其实,从姥娘家大门前的过道儿也能去学校,还可以少走几十步路,但是,我还是喜欢走水塘边儿的那条路。在那条路上,可以看到水塘和蜻蜓,可以听到鸟叫和蛙鸣。冬天还可以看到被白雪覆盖的水塘,每次下雪,水塘上面就像铺着平平整整,刚刚弹好的白棉花。那时的雪很干净,大人们常把房顶儿上的雪搓起来,倒进水桶和大水缸中。我和三表哥在上学的路上口渴了,也喜欢在路边儿抓把雪吃,可我们从来没有闹过肚子。   

  水塘北岸有条东西走向的土道儿,能走大马车,直通西边儿的南沿村,路的两侧都是庄稼地。从村西的水渠上过去,往西走四里多地就到了南沿村,穿过南沿村,走不多远儿就到了姥娘的娘家西王庄。每当我的姥娘有事儿回娘家,我就会到那个水塘附近玩儿,等候姥娘早点儿从那条大道走来。   

  西岸长着几十棵垂杨柳和槐树,还有几棵老榆树。春暖花开的季节,姥娘常带着我到水塘边玩儿,她和妗子们就在水塘边儿的树下纳鞋底、做鞋、说古、聊家常,我和小伙伴儿就在附近玩儿摔泥盆儿,玩儿法是用水塘的水把胶泥白癜风中药治疗和好,再捏成盆儿状,口儿朝下使劲儿往地下摔,只听“砰”的一声儿,泥盆儿中间会出现窟窿,这样反复玩儿也玩儿不腻。春天,姥娘用柳树枝给我做柳笛儿,就是把筷子粗细的柳树枝从树上撅下一节,用剪子把一头儿剪齐整,再选择两寸多长,用剪子在树皮上转圈划出口子,双手再反复碾搓,退下完整的青皮管后,用剪子把青皮管一头儿的绿皮对称刮下来,柳笛儿就做好了,这种做法至今没忘,曾经给自己的孩子做过这种柳笛儿。到了槐树开花儿的季节,会攀树的孩子们就窜到树上捋槐花儿吃,还有的拿着竹竿子,顶端绑着铁钩儿,站在树下勾槐花儿。每当那几棵老榆树长满了榆钱儿,表哥他们就挎着篮子去捋榆钱儿,回来先给我的姥娘一大堆,姥娘把榆钱儿洗干净后,抓几把棒子面儿和榆钱儿拌均匀,放到蒸锅里蒸,蒸熟后再撒上盐,可以直接吃,也可以蘸着蒜汁儿吃。   

  在水塘畔那黑灰色的塘泥上长着苇子、蒲草和稗子草,靠近大道的土埂上还长着当地人俗称的茅草,茅草的根是白色的,比火柴棍儿粗,一节又一节,洗干净了嚼着吃很甜,孩子们都把它叫小甜甘蔗。塘泥上还稀稀拉拉长着一种半尺多高,叶子就像韭菜叶子那样宽,根部是白色的类似小独头蒜的植物,挖出来,就近用水塘的水洗干净,吃起来又脆又甜。   

  水塘里有小蝌蚪和青蛙,还有鲶鱼、泥鳅、鳝鱼和小虾。大舅一家和不少邻居从不吃鱼,尤其是海鱼。后来问起表哥,他说:“鱼有腥气,不好吃。”那个年月,村民的生活条件比较差治白癜风太原哪家医院好,常常吃糠咽菜就着咸菜,平时从不炒菜,也不吃肉,不吃鱼。村儿里的人过年、盖房子和遇到了红白喜事儿才能吃上一次肉,到现在还保留着这种习惯。前北京看白癜风医院哪个比较好些年的春节,我来到了二表哥家,他给我端上来酥鲫鱼和酥带鱼,他说:“这些酥鱼都是俺跟别人学着炖的,要多放醋,炖一宿,鱼没有了腥气,就连鱼骨头都是酥的。”现如今,酥鱼已经成了永年县的特产,广府城里就有真空包装的酥鱼专卖门市。   

  男孩子们似乎从小就喜欢玩儿水,水塘也成了我们快乐玩儿耍的地方儿。我们常去那里捉蚂蚱,抓蝈蝈儿,粘知了,逮蛐蛐儿。还捡来碗片儿在水面儿比赛打水漂儿,看谁打得远。有劲儿的,熟练的孩子一次能打几十个水漂儿,有的才打一两个,碗片儿就掉进水里了。   

  炎热的夏天,邻居家的福义这些会游泳的男孩子经常去水塘游泳,他们每次去游泳,都找我一起去,他的妹妹福玲也跟着去。到了水塘边儿,他们让福玲背过身去,然后才脱光了衣裳,一个个跳进水中,一会儿潜泳,一会儿浮游,一会儿又打起水仗来,还爬到水塘边儿一棵歪倒在水面的大柳树上,往下跳扎猛子。他们的水性都很棒,这里从没有发生过溺水的事儿。福义水性最好,能从水塘这边儿一个猛子扎到那边儿。他摸鱼也是好手,再狡猾的鲶鱼,他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逛了这么久,何不进去瞧瞧!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