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再见季宇 h2gdosx4

0 / 111

1860

主题

1860

帖子

631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316
发表于 2016-3-14 04:5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  白癜风能不能彻底治好  

     

  这天下雪了,默然孤单的走在街上,看着雪花飘飘扬扬在灰蒙蒙的天空里,明明很安静,可是默然却听见了雪花破碎的声音,眼镜哈上了一层白雾,随即结上一层冰晶,冻结的时间迅速,让人反应不过时间,默然惺了惺冻得通红的鼻子,泪水模糊中,仿佛看见了季宇。   

  默然跑着,拼了命想要甩掉的记忆,是捆绑住在身上怎么样也挣脱不了的过去,那些匆匆而过莫不相干的人,仿佛置身事外看热闹,所有的经历过的一切,只是过路,路过了既是陌路,就像是一个活起来的笑话,在默然的身体里,嘲讽着默然傻傻的天真。   

  挣扎的脚步渐渐因无力慢下来,默然抱着自己疲惫的身体找到一个角落,像是支撑不过的臣服,瘫倒在地。   

  不远处依偎着的一对情侣,默然呆呆的盯着看他们之间相互取暖,身体不由自主的缩成一团,突然间感到很冷,突然间一霎那的委屈,眼角新的眼泪顺着旧的痕迹再次滑下,温热的泪滴,冰凉的脸蛋,默然迷茫着找不到方向,手指下意识地去擦拭,却不小心嗅到了遗留在指缝间淡淡的烟草味道,默然滞了一下。   

  终于想起了书包里那包烟,于是,默然放下背包,自顾自的翻找着,像一只流浪的猫,冰天雪地里寻找着果腹的食物。   

  书包纷乱的像迷宫,默然就在迷宫中找到了出口,发现新大陆。   

  “终于找到你了!”默然微微地笑,像是找到了季宇。   

  白色的香烟壳子沉默着,在默然青白的手指旋转,躲避着寒冷和雪花,九圈半的回旋,浓厚的烟圈从默然单薄的唇呼出,一支烟的时间不过半分钟,雪越下越厚,默然的身上积满了一层雪花,从远处看,像极了跌落凡间的雪天使。   

  默然用手指捻灭了烟蒂,刺痛的余热还在,像是季宇在身旁,那些陪伴的日子里,情感如同默然悄然生长着的头发,偷偷地早就改变,只是谁都没察觉,等到知晓,似乎又已经太晚。   

  默然起身,拍拍身上的雪花,走时的落雪上印下了这样的一行字:   

  默然和季宇的狗,圣诞节,默然记得,季宇再见了……   

  圣诞节,这一天,同时都选择离开吧,扔掉她和季宇的狗,抽好几年都没曾学会过的烟,去擦干自己的眼泪,从此不要再说我们遇到过了……   

     

     

  PartⅠ遇见是卑劣的开端   

     

     

  默然背着鼓鼓的行囊,里面却只有一只肥硕的加菲猫,橙色与黑色相间的猫爪子还露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在外面,随着默然茫然的步伐晃荡着。   

  耳机堵住了默然冻得通红的耳朵,默然精神恍惚,不知道方向应该往哪里去。   

  父亲死后,她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归向何处了,没有家,只有那个房子和那个地方,那个女人和那个男人的房子。   

  默然的逃家,在继父的眼中根本不算什么,肚子饿,身上钱又花光了,自然会回来。默然的情绪肆无忌惮,就算是挣脱不过的逃离,也还是一遍又一遍的出走,一遍又一遍的回去。   

  没有顾忌是麻木腐蚀,一切默然都没有怨恨,即便是不小心撞见了在父亲床上裸露着身体的母亲和继父,有的也只是恶心和冷笑。   

  城市白日的落幕降临,痞痞的季宇和无所谓的默然,两个坏孩子,在夜色下碰面,准确点说,这应该不是碰面,而是季宇跟踪了默然。   

  季宇嘴里叼着一根烟装酷,刚刚跟街头的小混混干过一架,额头上还有一些乌青。   

  会跟街头小混混打架的,只有小混混,季宇跟踪默然的目的很简单,从这个孩子身上搞点钱花。   

  季宇承认,缺钱,他很缺钱,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痞子最直接上手的方法无非两个,敲诈和抢劫,没有前者的智商,后者的现实性让季宇盯上了看起来像是孤身一人的默然。   

     

  在暗暗灯光的那条巷口,季宇跳到了默然的面前,“喂,打劫!”   

     

  嘈杂的音乐并没有让默然注意到这个或许能说上是危险的季宇,默然只是以为又有人挡了自己的路,于是轻轻避让开季宇,继续着自己漫无目的游荡   

  前一刻还在叫嚣,后一刻季宇傻眼了,还真是第一次碰到,被打劫的对象怎么能是这种事不关己的表现?这孩子,是什么情况?   

  季宇一把抓住默然,默然这才反应过来,抬头望向季宇,摘下耳机疑惑的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对于默然的傻样子,季宇还真是苦笑不得,还真让人没面子,为了面子,万般无奈下只来了一句“喂,小子,你有烟么?”   

  默然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然后低下头,戴上耳机向前走远。   

  季宇彻底楞了,在原地呆了一会儿,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又鬼使神差提起脚步跟上了默然。   

  默然的脚步像天气捉摸不定,一会儿欢快的像只兔子,蹦蹦跳跳,一会儿又忧郁的叹气,慢慢的踱着步子。   

  季宇刚开始小心翼翼的跟在默然的身后,后来却发现这个孩子的防备心理简直是差的要死,于是季宇放大胆的迈开步子,跟着默然想要一探究竟。   

  默然的体力和耐力渐渐的体现出来,而跟在默然身后的季宇却开始喘粗气,本来因为天冷而抱怨的季宇这下子再没什么怨言了,因为跟着默然,季宇的身上已经开始出着热汗,整个后背汗气腾腾的,季宇的脑门,鼻尖开始渗出亮晶晶的小汗滴来,季宇在心底里郁闷之极,心想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孩子才会停下来。   

  在一处偏僻的小公园,如季宇的所愿,默然终于停了下来。   

  季宇如释重负一样的长长舒了一口气,他不知道默然会干什么,而默然,只是找了一处地方随便的坐了下来,然后发呆。   

  季宇快步走到默然的身边,也一屁股坐了下来。   

  察觉到身边有治疗白癜风医院人,默然只是透过帽檐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闭上眼睛,默然享受着音乐带给她暂时的安宁。   

  默然的淡漠让季宇有些沮丧,真是搞不懂他一路跟着这个奇怪的孩子是做什么,或许是为了钱,但,也或许是为了好奇。   

  “喂,小子!”季宇十分亲和的拍了拍默然瘦小的肩膀。   

  默然扭过头,看见是刚才跟自己要烟的人,一时间默然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半晌,默然才从嘴里蹦出一句话来,“我,没有烟。”   

  季宇愣住了,他没有打算跟默然要烟……   

  “哦,是这样。”默然再次扭过头,正视着前方发呆。   

  季宇就不了解了,默然究竟在看什么,他顺着默然的目光向前方看去,却什么都没有。   

  真是让人费解而又奇怪的孩子,季宇的内心唏嘘着,他从石椅上站起来,伸手在裤兜里摸索着掏出了烟盒和打火机。   

编辑评语反正虐死人不偿命,本着这个原则,发表个小短篇,两年前闲来无事写的,勿喷,岁月沧桑,祝愿大家安好……(作者自评)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逛了这么久,何不进去瞧瞧!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