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光武皇后郭圣通(二) c1pfadhz

0 / 131

3

主题

3

帖子

1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1
发表于 2016-3-8 11: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七、王府,四月   

  天气渐渐热起来,院子的桃花早开了一树,粉红粉红的花朵儿在风中摇曳。   

  “通儿颜色美如桃花”。郭圣通的耳际回响起刘秀的这句话,她随手采了几朵桃花。   

  有人回来报平安:大司马他们已经攻破元氏、房子二县了。郭圣通打开刘秀的回信:通儿,春寒料峭,酌情减衣。末了,竹简上还提了首诗:   

  “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梦见在我傍,忽觉在他乡”   

  看见刘秀对自己女儿的挂心惦念,母亲郭主神采奕奕地对郭圣通说:你舅父真为你选对人了。   

  母亲靠在几上睡着了,郭圣通没有去打扰母亲。   

  真定王府上下一片清净。   

  郭圣通闲来只好读书、弹琴。   

  十九、刘王府   

  郭况忽然返回家中,他一进堂屋就大发雷霆。   

  郭圣通掀帘而入:况,你怎么回来了?   

  郭况满脸怒容:还不是你的好夫君刘秀!   

  郭圣通一楞,立刻冲过去急切地问:他怎么了?   

  郭况:他脑袋好好长着呢!   

  郭况没好气地说:我们久围柏仁攻不下,如今又久攻钜鹿也攻不下,我和舅父问他上次打堂阳那百万援军呢,他竟说更始帝未曾派一兵一卒!   

  什么?郭圣通脑袋里嗡地一下。   

  郭况说道:原来刘秀到处张贴檄文邀战,迷惑堂阳官兵!他夜里让士兵在城外击鼓呐喊,策马狂奔,故弄玄虚,让堂阳的官兵以为百万大军来了,吓的弃城投降,我们都上了他的大当了!郭圣通担忧地问:那…..你们还攻邯郸吗?   

  郭况:怎么不攻,我们和刘秀上了一条船,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郭圣通:那你回来是……?   

  郭况忿忿不平地说:舅父和刘秀还在想办法,我气不过,先回家歇几天。真觉得憋的慌。   

  郭圣通忙劝解道:万万不可,这种时候你们更应当齐心协力啊!   

  郭况听郭圣通这么说郭况更生气了:哼,难怪人家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就知道帮刘秀说话!   

  郭圣通心急如焚又不好再惹郭况,只得缄口不语。   

  郭况显得烦躁不安,总在房间里踱步。   

  郭况在郭圣通门外徘徊。   

  百媚:小姐,你看……   

  郭圣通:别理他,我知道他坐不住了,想让我劝他去找刘秀,自己也好下个台阶,我偏不搭理他。   

  郭况来到母亲房间,向母亲拜别:母亲,孩儿要赶去钜鹿。   

  躲在门外的郭圣通忽然掀帘而入:况,请留步。   

  郭况回头看看郭圣通,被吓了一跳,只见郭圣通身着曲裾深衣,头包巾,脚着靴,一副男人打扮。母亲也是为之一震。   

 白癜风的病因有哪些 郭况忽然哈哈大笑:姐姐,你这是干嘛?   

  郭圣通不紧不慢地说:姐姐知道你要去找刘秀,所以来求你带我一起去。   

  郭况呆呆地站在那儿没说话,本来跪坐着的母亲立即站起来训斥:胡闹!战场是女儿家去的地方么?   

  郭况反应过来,接话到:不错,沙场险恶,你就留在家里等我音信。   

  郭圣通“扑通”一声跪在二人面前,神情凄然地说:眼下钜鹿是攻打邯郸前的最后一战,我夫久攻钜鹿不下,兵马又远在王郎之下,他身处危境,我每日惶恐不安,辗转不得安眠,便想随往,若刘秀他日攻破邯郸,通儿必定得以保全,倘若他有不测,王郎也不会放过我全家。倘使玉石俱焚前不能见他最后一面,通儿死不瞑目。既嫁刘秀,通儿决意生相守,死相随,请母亲成全。郭圣通话语哽咽,泪如雨下。   

  郭况看看母亲,母亲脸色苍白,最后只得认命地摇摇头,随她去了。   

  十八、路上   

  一行六人身着便装前往钜鹿,沿途的县城都被刘秀大军一一攻破,城内均留有自己人把守。   

  郭况开始对随从抱怨:要不是拖着辆马车,他们也不会三日才走到房县。   

  郭圣通听到后说:停下,我要下车和他一起骑马。   

  郭况不屑地说:你从小娇生惯养,骑马一路颠簸能受的了吗?再说也不合规矩。   

  郭圣通回敬道:我曾听说刘秀逃命时带他妹妹共乘一骑。那女孩年纪尚小都可以忍受,我又有何不可。   

  郭况哼了一声,拉郭圣通上马。   

  “坐稳了”郭况说话间就策马奔驰。   

  郭圣通紧紧抱着郭况的腰强忍着,骑了一段时间,郭况以为郭圣通真的不怕就一夹马肚,那马奔驰起来,郭圣通听耳边风声呼呼,吓的紧闭双眼,脸色苍白。   

  十九、鉅鹿   

  赶到了钜鹿,一行人急忙来到城外大军扎营处。   

  大营里却空无一人,郭圣通登时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颠簸的不适一阵阵袭来,郭圣通“哇”地一声吐了。   

  这时一名眼尖的侍从大喊:夫人你看,钜鹿城门上插的是刘字旗。郭圣通抬眼一看果不其然,才转忧为喜。   

  他们奔向鉅鹿城内。   

  郭况自报姓名求见刘秀,郭圣通扮作随从紧跟身后。   

  出来接见他们的是邓满。邓满说:他们已兵分两路,他在此地守城,大司马领兵去攻打邯郸了!   

  郭况惊讶万分,郭圣通则非常失望。   

  郭况问:你们是怎么攻下钜鹿的?   

  邓满:早先失散的耿弇说服了渔阳太守带了渔阳、上谷两郡的兵马前来会师,前往幽州边塞寻找支援的吴汉找来了骁勇的精锐突骑兵。恰好此时更始帝派来助大司马攻打邯郸的尚书谢躬也及时赶到,战事才有了转机。   

  郭况又马不停蹄地赶往邯郸。   

  邯郸城门也插上了“刘”字旌旗。   

  郭圣通大喜。   

  郭况却懊恼地:这次真是进军神速,我怎么没在跟前儿呢?   

  二十、邯郸   

  一行人来到了温明殿。   

  郭况:姐,我带你去见姐夫。   

  郭圣通:你先别着急告诉他,我还要梳妆一下才能见他。   

  郭况无奈地看着郭圣通:姐姐,你那会儿急得像要来送死一样,要见着了却又扭扭捏捏。女人真麻烦!   

  郭圣通:你为知己者死,我为悦己者容嘛。   

  郭圣通笑道。郭况也失笑。   

  使臣安排他们五名随从在一间偏房休息。那人一走,郭圣通立马把他们四个赶出去。   

  郭圣通面带喜色地说:我要梳妆打扮,你们在门口给我守着,谁也别让进来。   

  郭况的四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逛了这么久,何不进去瞧瞧!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