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柳絮纷飞 fxvkjbua

0 / 119

1860

主题

1860

帖子

631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316
发表于 2016-3-7 22: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初次遇见你,在那个柳絮纷飞的季节里。   

  你一袭浅蓝色的碎花长裙,飞舞的长发,纤细的身材,甜美的笑容,就这样轻轻的闯进了我的青葱岁月里。十四五岁的年纪,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懵懵懂懂,犹如初夏将要绽放的蓓蕾,却又傻傻地分不清那是友情还是爱情。   

  你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刘菲,就像你一样美,就像漫天飞舞的柳絮一样美。可是这种美丽,竟是连上天也要嫉妒的,到最后,你还是如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一样飞走了。   

  初二的时候,村里面新搬来一家住户,据说是因为他们家女儿升学而搬家的,这就是刘菲一家了。我们村不大,十来户,因为大部分都是姓汪的,所以叫做“汪家院子”。刘菲一家和村里的另外两家是亲戚关系,一个是她伯家,一个是她叔家。在农村,像这种情况,外地人搬到本地,是很没地位的,差不多相同年纪的,都要比本地人矮一个辈分。而我们汪姓人家基本上是一脉相承,都是有亲戚关系的,仗着人多势众,有时候他们难免会受到不公平对待,也就是俗称的受欺负,而他们也不得不忍气吞声还要笑颜以对。   

  刘菲比我小一岁,我上初二的时候她刚上初一,她就是在这时候转来我们学校的。据说她的成绩也不错,在班上前几名,而我是全年级数一数二的,这也是那时候很让我自豪的事情。   

  在学校,我和刘菲唯一的交集是:我的数学老师是她的班主任,而我是我们班的班长兼数学课代表,老师每天布置的作业写好了以后,由我统一收集起来交到老师的办公室里,恰巧刘菲的教室就在她们班主任办公室的隔壁。就这样,每天交作业的时候,我都路过她们教室。但我却不敢和她打招呼说话,那个时候男女生避讳很严重,学校里对早恋这个事情抓得很严,偏偏有些女生爱捕风捉影,我怕一不留神被她们抓住小辫子打小报告被老师知道了不好。所以我只是远远的看着她,看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是那样天真无邪,要是哪天没看到她,心里就会失落好久。   

  放学以后,联系我们之间的纽带是我妹,那时候,我妹很喜欢去她家玩,我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接近她了。最难忘那年的暑假,我和她,还有我妹和她弟,还有村里的其他几个小伙伴,我们一起捉泥鳅、捉知了、摘桑葚、爬竹竿、抛石子、跳皮筋、捉迷藏、猜谜语、下跳棋、折纸飞机……玩得不亦乐乎,那是最美也是最难忘的时光。   

  依稀记得那次我们两个在抛石子玩的时候,我的一个堂哥经过(不是亲堂哥,他当时已经有三十多岁了,只是因为是同一个辈分,所以我叫他哥),他笑呵呵的说:亮乃崽,把她嫁给你做老婆,要不要得?我一听这话,瞬间就脸红了,心里明知道他北京哪家医院治白癜风有效是开玩笑的,可还是忍不住的有一丝丝喜悦,偷偷的瞄了一下她,只见她也满脸娇羞的低下了头,秀发遮住了半边脸,可是却依然掩盖不住那嘴角微微露出的笑意。   

  每次折纸飞机的时候,我努力折得更好,飞得更高,更远,因为这样,她会笑得更开心。可是那当年的纸飞机啊,你何时才能飞回我手里?   

  可惜好景不长,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上帝是个小气鬼,总是不肯给我们再多一点的幸福。暑假一过完,就恋恋不舍的开学了,可是每天都还是在回味那些天的欢乐,每天也都在想念她的样子,对她的思念也越来越强烈了。   

  然而不久后,有一天放学回家,听到我妈说她们家和我们家吵架了,好像还吵得挺厉害,叫我和妹妹不要再去她家玩了,我心想为什么呀,你们大人之间的事,干嘛要把我们牵扯进去?可是我是个听话的孩子,我不想让妈妈失望,她那个时候教育我最多的事情是做人要有血性,我虽然万分不情愿,却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我只感到一阵心凉,我明白,我以后是再也不能找她去玩的了。就这样,我们以后再也没有在一起玩耍过了。   

  我是难过了好一阵子。然而毕竟是小孩子的心性,即使当时有再多不舍,可时间久了,也就慢慢淡忘了,少了一个玩伴,还有其他人呢。再说当时也快要升高中了,学业比较紧张,也就无暇顾及其他了。   

  又过了约么有半年左右,有一天我妈告诉我说刘菲被狗咬了,好像还是一条疯狗,后来去打了疫苗,不知道是疫苗不起作用还是因为惊吓过度,总之是有些神志不清了。我的第一反应是不愿相信,这怎么可能。我只感到震惊,这种事怎么会发生在她身上。我的心里觉得愤怒,老天对她太不公平,那么美丽善良温柔的一个女孩子,却有这样的遭遇,这真是天妒红颜么?然而,事实如此,我也不得不去接受,只有在心里默默的祝愿她能够好起来,能够快点好起来。   

  我美好的愿望终究敌不过现实的残酷,后来还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些关于她的消息,还是不见好,还有更加严重的迹象,而我却无能为力,甚至想看看她都不可以。   

  第二年的暑假,农忙的时候,炎炎的烈日下,我和爸妈在忙着给刚收割完稻谷的田里种上第二季的秧苗。我们家的稻田距离刘菲的家不远。就在我有一次抬起头擦汗的时候,我看到了她,她正在一个池塘边洗衣服,她还是那么美,穿着一件淡淡的碎花连衣裙,依然那么干净整洁,丝毫不见精神异常的人的样子,她的影子倒影在水面上,随着水波一起,在我的心里荡漾。清风吹拂起她的秀发,就像迎风飞舞的柳枝一样温柔。她抬了抬头,似乎也注意到了我,隔得远远的,我们就这样彼此凝望着,谁也没有走近,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地伫立着,良久良久……   

  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高二的时候。那是有一次放月假,走在回家的路上,经过一条街,大老远的,我就见她和她妈正朝我这边走来。我心里发慌,只想远远地避开,但那是我回家的必经之路。我只好硬着头皮低着头往前走,临近了,却又忍不住偷偷的看她,在四目相交的那一刹,我发现,她的目光已经明显有些呆滞,仿佛鲁迅笔下的祥林嫂那般。可我心里明明又感觉到:即使过去那么久了,即使人家说她疯了,可她还是记得我的。而她秀丽的眉宇间隐隐地有一丝哀怨,是在埋怨我没有去找她么?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满不是滋味:想起她的遭遇,为她惋惜;想起她虽然神志不清,却还是记得我,心里又感到庆幸;想起我们以前共同拥有过的美好时光,觉得温馨;却又因为两家的关系,从此形同陌路,而自己又懦弱地不肯找她,在心里责怪自己。我不敢抬头去看她妈的眼神,不知道她妈那时是一种怎样的心北京哪个医院治白癜风好情。就这样匆匆一瞥之后,我快步的从她们身边擦肩而过,待走得几步远,我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逛了这么久,何不进去瞧瞧!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